坚持为之

坚持为之数据显示,苏宁金融在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上均列行业第十位。其中,E级轿车和旅行车更是实现了7

2020-04-25家庭健身

703浏览

「瑞典式天真」与人道大国的矛盾困境


文:Fiona Zheng(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中文系,游学瑞典后在瑞典南部小城安顿下来,目前跟朋友一起在脸书上架设瑞典过日子乐活旅行养娃儿部落格,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北欧的日常生活。平时除了写字,也喜欢四处旅行,研究美食,兼做手工设计,以手代心,努力创造更美好的每一天)

来自东欧的行乞者

北欧的夏天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温度适宜,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在夏季休两到三週的长假。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夏季的风和日丽。每次去超商採购时,都会遇见一个年轻的东欧女子,无论季节与天气,她都安静地坐在距离商家门口不远的地方,手里始终握着一个纸杯,带着点羞赧的笑容,轻声地对每一个走过自己面前的人说「hejhej」。这是瑞典语中可以表达你好以及再见的词。然后默默期待会有人往她的纸杯里放上一些零钱。

她的存在并不是个特例,最近几年经常能在瑞典街头上遇见这样的场景,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东欧某国,对他们来说,到瑞典来行乞只是一种「工作上」的选择。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甚至有着自己固定的「上班时间」,一般都是根据自己蹲守的商店开门关门而定。此外他们也有「假期」,像是每逢圣诞节前后,街头上的行乞者似乎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了,而新年过后,他们又悄悄地回到原先的地方,沉默并重複着之前的生活。

是包容还是纵容?

瑞典曾有一档社会节目,派遣记者前往这些行乞者的母国,採访仍留守当地的民众对这一现象的观感,令人心惊的是,有一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已然将这种行为视作了自己未来的理想职业。节目播出后,在瑞典引起物议纷纷,有一些社会学者更是尖锐地指出,正是因为瑞典社会「无节制的包容」,才助长了这类现象的出现,甚至建议瑞典也应当效仿挪威的做法,对此立法,行乞及施捨都将被视作违法行为。

但多数的瑞典民众却表现出了相对温和与宽容的态度,呼吁各种福利组织及人权机构应当给予这些贫困儿童更多的帮助。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这些来自外邦的行乞者,与瑞典本国内因为失业或者其他意外而造成生活困境的人并没有什幺不同,都只是在人生的某一时期,需要他人援手而已。

其实从瑞典人对待这些行乞者的态度,可以发现瑞典社会对待弱势群体的看法。众所周知,瑞典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在社会保障体系中,有很多条例偏向性明显。比如按照瑞典法律规定,失业的人最高可申领十四个月的失业救济金,若经过这段期间他仍未找到工作,那幺仍旧可以通过就读政府开设的就业辅助课程来继续申请一定额度的津贴。而这种宽鬆的政策也招致很多非议,但瑞典政府目前仍没有更改这一做法的意向。

瑞典式天真

我也曾就此事询问过身边的瑞典朋友,好奇他们为什幺对行乞者的故事深信不疑,甚至会在自己没有现金的时候,特地去ATM提款。在我看来,与其给他们现金不如买一些食物给他们,因为我并不愿意自己的善意被有组织的职业行乞人所利用,难道瑞典人真的不会怀疑自己辛苦工作缴出的税款,可能会被浪费在一个一心只想要当社会蛀虫的人身上吗?

那个瑞典朋友听完我的叙说后,对我说:「当然,你这幺想是没错,但我仍旧保留我自己的看法。因为我愿意相信金钱也是他们需要的一部分。而我恰好可以在这方面帮助一点点。为什幺不呢?」

曾有媒体将瑞典人这种乐于助人的精神戏称为「瑞典式的天真」(Swedish naivety),因为多数的瑞典人,尤其是年纪稍大一点的,他们的处世哲学里,就是尽量不心怀恶意的去猜度他人,所以无论在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中,孩子们也会受到这种思维模式的影响。

人道大国的矛盾困境

然而,无论是外来的乞讨者,还是战争难民,确实给瑞典社会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困扰。例如要妥善安置这些人,那幺势必会消耗大量的税金;欧洲难民问题爆发以来,瑞典就是继德国之后接受最多难民的国家,这些人员背景複杂,流动性高,带来的治安问题也不容忽视。在这种看似矛盾重重的境况下,瑞典民众以及政府都在积极的寻找一个平衡点,在保持本国社会稳定的同时,也可以救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瑞典式天真」与人道大国的矛盾困境 Photo Credit:英语岛杂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