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发育完全再考虑凡气分有痧

中午,记者来到艾利爵士餐厅,提出要喝自带的一瓶红酒。她给家里人挨个做工作,她说现在医术这么发达,心脏

2020-04-23健康公益

346浏览

「理想的年代,美丽的人」


 
「你真像刚从片场走出来啊!」大街上有陌生人跟我说。

以前我只穿旗袍出门,别人是不会这样评论我的。但自从我穿旗袍的同时也配上复古髮型,就时不时会有陌生人说我穿得像拍电影。其实不要说别人,我自己边走路边感到我的卷髮随着步行节奏在风中晃动,还真的会有片刻的错觉,误以为自己是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裏穿着旗袍流连中环尖沙咀的女演员。

我为什麽会学做复古髮型?林郑月娥上台后香港迅速变质,做文字工作者的我当然担心言论空间会缩小。然后我突然记起我最崇拜的明星夏梦的一个故事:虽然文革1966年才正式开始,但早在1963年,大陆的文化界已开始被整顿,夏梦所就职的香港左派电影公司,也因而受到影响。她1964年开始就一年多没拍电影,她传记作者说国内的政局让她「十分不安」,为了排解焦虑,她就「埋头在时装杂誌堆裏,陶醉在服装设计的乐趣中。」我觉得我也不妨仿效夏梦!我知道做复古髮型是很费心思的:需要先把头髮卷好才能做,每次洗完头又要重新卷。但学这样耗时耗神的手艺不就正适合我吗?精神都集中在做头髮上,不就能暂时忘掉对未来的恐惧!

在哪裏能学到复古卷髮?幸好近几年复古髮型在国外流行起来,所以youtube上有很多复古卷髮的教学视频,就这样,零基础的我就对着电脑对着镜子慢慢地学。为了提升学习能力,我会以老电影裏的女明星的髮型作为蓝图,我做完我的髮型拍个照后,把我和她们的照片排在一起,这样一眼就能看出我髮型有什麽地方不对,下次再做就知道应怎麽改进。

我很快就发觉选做复古髮型真的选对了!在国外一些每天都穿复古衣服的人不单是为了美才穿,她们还通过复古装束寄托她们对一段逝去的岁月的幽思。在巴黎定居的乌克兰女孩Daria Nelson就说,她选择50年代的打扮,因那是一个对未来充满期盼的年代,「人还不知以后会有爱滋病,Pierre Cardin把希望寄托在太空上,所以设计了一些灵感来自太空衣的衣服,总之整个社会都相信明天会更好 。」

我所模仿的那些左派老电影女明星岂不是也曾使命感满满的,相信她们拍的电影能让社会进步?50年代就当左派女演员的白荻前几年出回忆录就讲述,当时的左派演员工资特别低,每当夏梦、石慧和陈思思等主要左派女明星的合约快满,其他电影公司都出比她们原来工资高出好几倍的报酬来利诱她们跳槽,但都不成功,因她们真的是为理想而活。白荻指出,2008年夏梦在她电影回顾展上的发言,正好描述了那一代的人的心态:「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身边的许许多多影人,为了爱国电影事业而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着我,同时也激励着我努力地去做好一个演员的本分。」

很显然,当时满腔热情的她们,不会想到香港的左派电影公司会被文革折腾得从此一蹶不振,更不会想到她们所爱戴的朱石麟导演会在1967年,看到自己以前拍的《清宫秘史》被姚文元在文汇报社论定性为「卖国主义电影」后,刺激过度,当天就脑溢血去世,(朱导的女儿后来回忆,那篇社论「对于投身爱国电影事业,自认爱国的爸爸来说,真是五雷轰顶,五脏俱焚」)。

白荻说五六十年代「是个理想的年代,美丽的人生,美丽是因为我们都很单纯。」的确,他们文革前还没弄清中共的真面目。而当我乐此不疲地翻看老电影裏的明星的照片,选造型,勤看youtube,然后自行探索怎麽覆制髮型,边做头髮变想这些明星的轶事,或她们拍过的电影的情节 ——当我陶醉于这一切,就仿如走进了时光隧道,我也能「单纯」起来 ——忘了自己其实身处于中环与西环「行埋」的年代!

要追蹤吴若琦追求民国 lifestyle的旅程,请follow她的Facebook: Ruoqi Wu

相关文章